我叫周秀梅,傲雪红梅的梅

作者:沈白 阿雅   来源:南太湖   发布:2015-03-04 333次浏览


文/沈白 阿雅


走进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血液透析室,此时的周秀梅正躺在22号病床上,她的脖颈处有一条管子与透析仪相连,血液在不停的循环流转。每隔一天,她不得不在这里做着长达四小时的透析。从2014年起,她用了十余年的肾宣告衰竭,在尚未找到合适的肾之前,她只能靠这台仪器维持她的生命。


很少有人知道周秀梅的名字。今天,我特意选择在三五雷锋日的前夕和你讲讲周秀梅的故事。


十五年前,周秀梅30岁,已婚,无儿无女,当年被检查出尿毒症后,她开始四处寻医。第二年,她换上了别人的肾,生命得以重新开始。然而,她做了一次决定,和丈夫离婚,她说她不想连累到丈夫,他应该有属于他的生活,他的孩子以及更好的家庭。


从此之后的十多年,周秀梅一直都行走在自己的时间里。她在单位办了内退,住在单位提供的宿舍里,拿着千余元的退休金一个人活着。


都说尿毒症是不死的癌症,如果她永远做个清闲的人,养花种草,听歌看书,或许这样,更利于她病情的稳定。但是日历悄悄的翻到了2009年。


周秀梅遇上了一个老同学,他叫大北。大北是个特别憨厚、实诚的安吉汉子,九年前,他创立了安吉滴水公益,开启了他的公益之门。也便如此,他扔掉了“总经理”的帽子,走上了让无数人费解的一条路。大北建议周秀梅,可以选择尝试做公益,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多做一些好事心里也能过的坦然。


在大北的引导下,周秀梅并不意外的也走进了公益这个圈,那年是2010年,滴水公益在湖州有个分会,那时做的并不成熟。她原本只是一个参与者,没想到很多的机缘巧合,让她在短期内成了湖州滴水公益的负责人。


“我不是老板,我做公益不是为了作秀,纯粹只是当时的一个小小年头。”周秀梅朴实的叙述她的公益,“记得有一次,给白血病女孩作宣传活动,其实自己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只能硬撑,活动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发了高烧,很厉害,无法下床。”


也许,她自己并不知道她肾早已开始恶化。


2012年,公益纪录片《和你在一起》拍摄完成,这部描写自闭症儿童的纪录短片触动了周秀梅。她决定该为自闭症儿童做一些事情,和扬帆康健园联系后,她开始向社会、公众不断的传播自闭症,也通过自己的团队给那些没钱进行治疗的自闭症儿童进行力所能及的帮助。关注自闭症,已有三年,她说以后还会义无反顾的群帮助这些星星的孩子。


很多做公益的人都知道周秀梅在2014年的五月在杭州治疗,很多的义工都赶往杭州进行探望。重症监护室里,她两眼紧闭,全身上下的管子让旁人看的却要落泪。昏迷十一天,医生交代家属准备后事,幸好,苍天也会眷顾这个世界的好人,她活了下来。


这一次猝不及防的倒下,她自己并不知晓。但是在她倒下之前,是要计划去青海班玛贫困县,去看看那里的情况,去看看他们捐的钱买的十头牦牛长得什么样,去看看那里的贫困的人民过得好不好。


周秀梅说,在她昏迷的时候,有义工去看她,她在昏迷中,隐约听到了他们的哭声,尽管自己说不出话,只能拉住他们的手,在他们手上写字,在纸上写字,她以为自己要活不下来了。可这些,等到她清醒过后,却什么也不记得了,是周秀梅的姐姐拿出她在纸上横七竖八写的字告诉了她在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医生说,她这个换来的肾彻底坏了,再没找到合适的肾之前,她必须要做血透。医生有些联系的补充说:“周秀梅,你早就该来做检查了。”她说做血透太费时了,很多事都不能做了。如果真的这一次轰然倒下,她遗憾的不是别的,而是不能去参加公益活动,不能亲自去很远的地方去资助贫困家庭,不能和那些星星的孩子说话……


2014年12月,滴水公益在杭州召开了一次会议,她作为湖州地区的负责人,必须要前往杭州开这个会,一去就是五天,可做透析怎么办?她只能少喝水,吃很干很干的面包。我问她,你不渴吗?她说真的很渴,可是不能喝,会有危险的。


“我叫周秀梅,傲雪红梅的梅。”


【周秀梅,网名梅子,2015年3月1日,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省文明办、浙江省直属机关团工委主办,浙江之声联合新锐988、全省80家市县电台、浙江省直属机关团工委承办的“‘最美浙江人’大型公益活动——万朵鲜花送雷锋”活动,被百姓推荐为身边的活雷锋。】